忍受得住屈辱才能成大事

屈辱的事情,相信不少朋友遇到过,但是能否忍辱,如何忍辱则是事关人的运势的大问题。秦朝末年,有一个叫韩信的人,他出生于贫寒家庭,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,主要靠钓鱼换钱维持生活,经常受一位靠漂洗丝棉老妇人的施舍,屡屡遭到周围人的歧视和冷遇。

一次,一群恶少当众羞辱韩信。有一个屠夫对韩信说:你虽然长得又高又大,喜欢带刀配剑,其实你胆子小得很。有本事的话,你敢用你的配剑来刺我吗?如果不敢,就从我的裤裆下钻过去。韩信自知形只影单,硬拼肯定吃亏。于是,当着许多围观人的面,从那个屠夫的裤裆下钻了过去。史书上称“胯下之辱”。

韩信虽然忍受了一时的胯下之辱,却在以后成就了一番卓越的成就,成为了汉高祖刘邦手下着名的大将。我们要学会在屈辱的情况下坚强,受到打击不气馁,只要坚持不放弃,就会取得成就。关于忍辱负重,可以讲出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,下面郑博士给出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,希望朋友们能有所感悟:

甲骨文台湾区前总经理李绍唐说:「被骂是一种能力。」是的,不管你想不想接受,现实的职场环境就是如此。以前在广告公司工作时,有位制作公司老板曾告诉我,他刚入行时,是从制片助理开始做起的,前两年主要的工作内容,就是订便当和指挥交通,或是骑机车当人肉快递。这对制片工作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,大家都是这样从打杂训练起的。直到有一天,他遇到了一个震撼教育,他说那次工作是要拍摄一支威士忌广告影片,担任导演的是某位国际知名大导演。

当场景灯光与摄影机准备就绪时,导演一声令下,要他把水晶酒杯送上来。没想到他一放下酒杯,就被导演破口飙骂了近十分钟,现场几十个人没人敢出声,他自己则觉得丢脸到想挖洞自埋。被辱骂完后他才明白,因为自己一时疏忽,没戴手套就直接拿起擦到晶亮的酒杯,透明酒杯沾满他的指纹,美术人员只好重新准备道具。导演认为,由于他的低阶错误,浪费了团队人员的时间,才不管他是不是新人上阵,就当众「问候他的妈妈」。

我这位当时还是制片助理的朋友,觉得自己被羞辱了,气到发抖又不敢回嘴,因而得了内伤。事后,制片经理安慰他,人不会因为被羞辱而变得更差,也不会因为被称赞而变得更好,重点是,要诚实检讨自己的不足,争取不被骂的资格。经过这次教训,他开始想到要「争取不被骂的资格」,渐渐让自己表现又往上提升一级,可以开始负责一些排程、排程等较重要的工作,这是受辱时的他所看不到的结果。 

的确,不管是被骂对还是被错骂,都要学会把这种被「压落底」的压力,转为向上的动力。这种转念,就象是旋转门,转过去,就能进入另一个更高规格的殿堂。我同事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后,也跟我分享了他的经验。他说在前公司时,有一个业界知名难搞的客户,已经换过很多业务视窗了,但客户都不满意,最后轮到我同事接手。

某次简报会议,客户大人还是不满意,不但以言语人身攻击,把之前累积的不满宣泄在他身上,更把企画案丢在地上,要我同事认错道歉。我同事说,他可以给客户满意的服务道歉,但是客户把企画案丢到地上,他实在无法接受,觉得这是人格伤害,当场很想翻桌甩门离开。不过他念头一转,若这样随这个疯子起舞,公司肯定要处置他,而他还有另一个8000万的年度大案就快结案,这可是能帮他进入集团圆桌领袖的代表作。

他想,为了8000万元的目标,给500万磕头道歉,非常值得。于是,他暂时放下自尊心,捡起企画书,90度鞠躬说:「对不起,我们会再努力。」客户被他的举动吓到了,却从此对他的企画完全埋单。即使被羞辱还是咬着牙做下去,为什么?我同事说,没有受到羞辱之前,每个月的薪水加奖金他已经很满足。可是在服务客户这方面,他没有选择权。但这件事之后,比起薪水报酬的满足感,他更想要在专业能力上证明自己,以便让客户认为没有他会很可惜,让公司认为失去他会很遗憾,他说:「这样我才有真正的选择权。」

后来他要离开前公司时,这位客户真的对他老板说:「你怎么没有把他留下来。」这就是有竞争力的人,才懂得的道理。如果能把每次的羞辱和伤害,视作「转骨」所需的营养珍馐,绝对能喂大你的格局。否则事过境迁后,别人只会记得你爆发的情绪,却不记得原因,徒留给别人你容忍力不够的印象。在职场上,我们都没有避免受屈辱的选择权;然而当屈辱来临时,你也毋须惧怕。只要你能训练自己,每次受伤害时,都有脱胎换骨的能力,就必定能在职场上破茧而出,而你所吞下的屈辱和伤害,也才值得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